Consultant

members login

最新

曾吸毒10年的女戒毒人员忠告:永远别尝试第一口

2017-07-08 03:46

     戒毒人员崔某讲述毒品给她带来的伤害新文化记者张英男摄   新文化讯(记者闫硕)崔某是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的一名戒毒人员,延边人,再过57天,将结束两年的强制隔离戒毒生活,重新回归社会。   微胖、短发、一脸沧桑,外表实在不像只有28岁,曾做过生意的她,表达能力很强,6月23日,在吉林警察学院焚烧毒品现场,她代表戒毒人员讲述了自己吸毒的经历时,几次泣不成声。   童年的崔某由于父母离异,得不到家庭温暖,童年对她来说是孤独的,19岁她就组建了家庭,但是在孩子出生后,丈夫离她而去。那时的我心里充满着痛苦、无助、愤怒和怨恨,把全部的精力转移到工作上,努力挣钱,下定决心要让那些抛弃我、瞧不起我的人望尘莫及!   随着经济条件的日渐好转,她开始炫耀,把大把花钱当成了乐趣,经常出入酒吧、KTV、夜总会、迪厅。有一天误食了摇头丸,让她在酒吧疯狂地摇了一夜。可是第二天,整个人就像散了架子一样,没有一点力气,然而,当时的她并没有意识到这就是毒品。   她形容当时的状态,刚开始吸的时候,可以几天几夜不吃不睡。可是一旦停吸,便会浑身没有一点力气,躺在床上几天都起不来,而且会莫名地感到害怕和恐惧。   那时我已经染上了毒瘾,不能自拔。理智曾让我想到过戒毒,可是毒瘾一上来,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,脑子里除了毒品什么也不想。吸食的时间越来越长,剂量也越来越大,我的身体和心理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说,自己变得自暴自弃,再也无心工作。公司倒闭,官司缠身,巨额的毒资让她欠下了几十万元的外债。   ■对话   我的世界里没有了亲情、友情,只剩下了毒品   对于吸毒之路,崔某感叹,回忆对她来说是痛苦的。但相对于自己的痛苦,她更希望用亲身经历去警醒那些正处于迷茫与混沌中的人们,珍惜生命,远离毒品。   新文化记者:吸毒有多久了?经历了什么样的过程?   崔某:有10年了!摇头丸时间比较短,大概吸了3个多月,后来被朋友引诱又接触了冰毒,那时候对毒品并不了解,有人告诉我,它不是毒品,就是一种减肥药,吸了不会上瘾,可是后来发现不是这样。   新文化记者:吸毒后身体怎么样呢?   崔某:每况愈下,老得特别快,说话没有逻辑性,别人听你说话,会觉得是不是有毛病,眼神也涣散,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就是在自己的世界里一直说。还大把大把脱发,视力严重下降,嘴里也起满了水疱,不断溃烂,久久不能痊愈,牙齿松动、脱落,头也跟着剧烈疼痛,体重急剧下降,最瘦的时候还不到80斤,整个人就像骷髅一样。   新文化记者:家人呢,有离你而去吗?   崔某:毒品把我变得内向、暴躁、敏感、多疑,有时还会感觉有人在监视我,要害我,我更加孤独和沉默,以前的朋友们知道我吸毒后都离开了我,就连与姥姥的联系也越来越少,我的世界里没有了亲情、友情,只剩下了毒品。   新文化记者:是什么让你决心改的?   崔某:到了戒毒所之后。2013年8月的一天,我被送到戒毒所,开始我的情绪极度崩溃。经历了痛苦的戒断反应,心绪也渐渐平静。两年的戒治生活,科学的治疗阻断了我身体对毒品的依赖。   新文化记者:是不是又恢复了对生活的希望和信心?   崔某:那肯定是,现在还有50多天就出去了,先把自己的案子弄清楚了,尽量把孩子带到身边,两年没见到了,特别想她,特别想她(眼神中充满希望)   新文化记者:说一说你的忠告吧!   崔某:我希望永远不要尝试第一口!现在的合成毒品,瘾更大,伤害也更大,我的亲身经历证明,它们就像恶魔一样,会让你疾病缠身,众叛亲离,一贫如洗,让你卑躬屈膝!我永远忘不了为了一口毒品无耻卑微地乞求别人施舍的屈辱,也永远忘不了因为吸毒,我的孩子被生生地夺走的绝望

网站统计
RSS